爸妈卖掉房子远走高飞,原来啃老10年的我,才是他们的断舍离

娇生惯养的儿子,结婚成家后,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啃老,开销骤然增加,加之生病住院,二老越来越力不从心,只好卖房跑路。不成器的儿子能幡然醒悟吗?请看故事——

1

2020年五一,我和媳妇一大早就抱着宝宝来到我爸妈家。像往常一样,我没有敲门,直接掏出备用钥匙;可是,鼓捣了半天,钥匙却怎么都塞不进锁孔。

这时,门开了,一个陌生女人穿着家常睡衣,狐疑地看着我们。“我……我找高振兰。”我一头雾水,结结巴巴地报出我妈的名字。

“哦,你说之前住这儿的老两口啊……”女人云淡风轻地说:“他们把房子卖给我了,前天刚过完户。”

我闻听,脑袋“轰”地一下,怀里的孩子差点儿没脱手掉到地上。怎么?我爸妈就这样抛下我们,独自“跑路”了?!

我叫陆明浩,吉林省吉林市人,今年30岁,现在在长春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。

我爸妈年轻时都在事业单位,家里条件不错。虽然符合二胎政策,但他们生我时都已年逾30,我与大哥明泽相差了整整9岁。

俗话说“老儿子大孙子,老人家的命根子”,爸妈对我真是疼到了心尖上。初中读完后,我说不想上学就不上学了,还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,以求逃避现实。

玩玩学学中,2011年,我参加了高考,但基础实在太差,最终只上了一所民办三本大学的计算机专业,还交往了一个叫颖颖的女朋友。

爸妈开心极了,以为终于拨云见日了。可他们高兴得太早了。2015年,大学毕业后的我,由于文凭毫无竞争力,找工作时屡屡碰壁。

灰心丧气之下,我又想到了逃避,不过这次为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——考研!爸妈很高兴,表示全力支持我。

但考研不过是我的幌子,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在玩游戏,偶尔拿起书本翻翻,立刻就有困意袭来。毫无悬念,我第一次考研失败了。

爸妈有些失望,劝我不行还是找份工作。可我已经不想再面对求职的打击,摆出一副考不上研究生誓不罢休的架势。他们也就由我去了。

我与女友颖颖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恋爱关系,只是她毕业后也没正经干过什么,最长的一份工作仅坚持了不到半年。

2016年,颖颖提出结婚。颖颖的母亲去世早,她爸又找了个后老伴,平时基本不管她,所以结婚全都靠我父母张罗。他们拿出所有积蓄首付了一套小房子给我们,并操办了婚礼。

因为我和颖颖暂时都没有工作,我妈便把她的工资卡给了我,每月四千多元的退休金,缴完房贷,剩余用来应付我和颖颖的日常开销。

2

刚拿了我妈的工资卡,我俩还挺开心的。可很快就发现,买衣服、化妆品、小零食,以及各种平台的游戏娱乐充值……总之,才半个月,工资卡上的钱就让我们花光了。

不得已,我向爸妈求援。我妈嘴上说着:“怎么花这么快,以后节省着点。”还是给我转了一千元。

此后,我隔三差五就要从微信上向我妈要钱。以至于,我妈说她一听见微信响,看到我的头像亮起来,心脏就突突地跳。

我爸的养老金有一多半花在了我们身上。即便这样,他们也没有多责备我。为了“养活”我俩,我爸甚至出去找了份打更的工作。

这期间,大哥在成都读完研究生,直接留在了当地,娶妻生子,平时很少回来。回来也是不断数落我没出息。我怕见他,也不希望他回来。

2019年,我爸生了一场大病,因为平时的积蓄几乎都用在了我身上,住院都拿不出钱来,不得不向大哥求助。

大哥虽然出了钱,却免不了一番牢骚,说爸妈都是自找的,两人退休金都挺高,本来可以好好享受晚年生活,却偏心甘情愿供养我这个“废物”。

为了省钱,我爸病情稍微稳定,就出了院,在家休养,打更的工作自然也不能再做了。而连着急带操劳,我妈一直控制得很好的冠心病也犯了,整晚难受得睡不着。

我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上,又张口要钱。一向顺着我的母亲有生以来,第一次对我发了脾气。她捂着胸口,指着我劈头盖脸地骂道:

“你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心肝?我和你爸都这样了,你不闻不问不说,还要钱……你爸住院都没钱,你不知道吗……都是我们把你惯坏了……说不定哪天,我俩都撒手管不了你,看你怎么活……”

看着眼前陌生的母亲,我的内心一片惶恐。一旁的我爸没有再护着我,脸上的表情很凝重。

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,颖颖却凑过来,得意地宣布了一个好消息:她怀孕了!

爸妈最喜欢孩子了,这个消息一定能让他们开心起来。我立刻又跑回家,郑重地向爸妈宣布了这桩喜事。哪知,爸妈互相对视了片刻,脸上没有丝毫喜悦。

我爸显得忧心忡忡。我妈竟突然掉下泪来,她哭着对我说:

“现在连你媳妇都要我们养着,要是再有了孩子,我和你爸真的没能力再养你们一家三口了,我俩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,这说不定哪天……”

“妈,瞎想什么呢?谁还不生个病呢,好好养养,就没事了。”我自以为很善解人意地劝道。

可如此贴心地劝慰并没有让我妈心情好起来,她用哀求的口气对我说:“明浩,你还是去找份工作吧,我们不可能养你一辈子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我不耐烦地应着,转身回了家,心里很是郁闷。没想到,我妈这次却当了真,几乎每天都打来电话问我找工作的事。我被她逼得没法,便很敷衍地去了几次人才市场,然后推脱说没有符合我的工作。

3

眼见颖颖肚子一天天大了,我妈快急疯了,干脆押着我去了人才市场,盯着我把简历一份份投给各个招工单位。

最后,终于有一家信息公司给了我面试的机会,我也顺利地通过了业务考核。虽然试用期工资只有一千多,但好歹能赚钱了,我妈心里算是踏实了一些。

可是,上了几天班,我就干不下去了。别看工资给得少,但领导使唤起人来一点不含糊,完全把我当成了跑腿打杂的小弟,支得团团转。仅仅干了半个月,我便果断辞了职。

我妈完全接受不了,一个劲地追问我,“为什么要辞职啊?至少也得干满一个月,领到薪水啊?”

“老子才不会五斗米折腰呢!”我愤愤地回答。我妈简直要抓狂了,怒气冲冲地说:“都快喝西北风了,还那么矫情!”

之后,我又去找了几次工作,都没有什么结果。我妈愁得夜夜失眠,暴瘦了十多斤。

2019年底,颖颖剖腹产生下一个女孩,取名欣然。各种生产费用近万元都是爸妈拿的。

我和颖颖欢天喜地将孩子抱回家,借口疫情,天天在家看孩子,再不提出去工作的事儿,还振振有词地说要陪伴孩子的成长;总觉得实在不行,还有爹妈兜着呢。

我俩把欣然伺候得又白又胖,每天发各种视频照片给爸妈看;时不时还拖家带口地跑回家蹭吃蹭喝。

直到2020年的五一,我们一家三口去父母那里,无比震惊地得知他们不声不响卖掉房子,消失了!

回想起来,几天前我来时,屋子里堆放了好些纸箱和包袱。我当时随口问了一句,我妈说是收拾一下,将常年不用的东西处理掉:“现在不都兴什么断舍离嘛。”

我听了还打趣我妈挺新潮,没想到,他们真正要断舍离的东西竟然是我!只是因为我平时很少关心过问他们的事,竟然丝毫没察觉出异样。

我很气恼,爸妈怎么可以这么过份,就因为我们生了个孩子,他们就不愿意再承担当爷爷奶奶的责任了吗?

本以为爸妈只是故意为难我一下,不可能真的不管我,可半个月过去了,他们没有一点消息,我微信里的钱只剩下个位数了。看来他们是玩真的了!

我和颖颖害怕起来。虽然我妈的工资卡还在,但还完房贷后,平时连我们两口人都不够花,现在又添了一个孩子。我开始四处打听爸妈的下落。

第一个想到的,当然是大哥。可是明泽的态度很冷淡,除了一口咬定不知道,然后就开始习惯性地教训我:

“你都这么大人了,有老婆,有孩子了,离了爸妈就活不下去了?你不觉得丢人吗?……”

我不想听他唠叨,愤然地挂掉了电话。很显然,明泽知道爸妈在哪儿,而且很有可能,这件事就是他撺掇的。

之后,我把能问到的人都问了,大家的口径很一致——不知道!我甚至怀疑,是不是所有人都参与了这场阴谋。

“咱们还是尽量省着点儿花吧。”多方找寻无果后,我无奈地对颖颖说。

颖颖一肚子怨气,一边数落着:“你爸妈这是唱得哪一出啊?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玩失踪。”一边不甘心地打开淘宝,取消了刚下的几个订单。

因为不知爸妈的这次“罢工”要持续多久,我和颖颖不得不努力节省开支:不再叫外卖,买菜自己在家里做;不再网购衣服和零食……

即便这样,还是架不住“四脚吞金兽”的开销。不得已,我们把女儿的奶粉降了级,又找了些我妈最初准备的尿布,除了晚上,平时不再给欣然用尿不湿。

4

钱不够花,颖颖开始埋怨起我的无能来:“自己姑娘连奶粉都快喝不起了,你这爹也真够废物的。”这次,不用我妈,她就开始逼我找工作了。本来,她自己也想出去打工,但孩子太小,没人带。

没有办法,找工作成了我的第一要务。我和颖颖把所有能搜索到的招聘平台都注册了,然后将简历像撒网般海投出去。可是,十天时间,投出去的上百封求职申请,居然一个反馈都没有!

我备受打击,如果爸妈此时还在身边,我一定就放弃了,可是现在,我已经没有了退路。

我决定主动出击,去劳务市场看看。要是放在以前,我绝不可能放下身段去干体力活,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啊。不过,这个时候,吃饭要紧,已经顾不得什么体面了。

还别说,劳务市场里现在是求职方的市场,给出的工资都挺高,但很少有人愿意干。只是,那些电焊、水暖之类的技术工种,我胜任不了。一些清洁、家政的又要求女性。我所能选择的余地并不大。

最终,我去了电脑城当搬运,月工资2500元,管午饭,当天就上岗了。

本以为一个电脑城能有多重的东西,可干起来才知道,装卸的主要是那些成箱的打印纸,死沉死沉的。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我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。

咬牙又坚持了两天,终于熬到了周末,我能单休一天,浑身上下火烧火燎的酸痛。

祸不单行的是,这天夜里,欣然突然发起了高烧,送到医院后,打了三天点滴,烧是退下来了。可我妈工资卡上仅剩的一千多元花去了大半,而离下次发钱还有二十几天。

更雪上加霜的是,女儿的奶粉已快见底了。我欲哭无泪。

没办法,再苦再难,我也只能坚持把这个月搞完,才能拿到工资。而为了帮我分担,颖颖也想要学着人家做微商,可是我们没有钱进货。

无奈,她和一个认识的微商商量,帮人家代卖化妆品,卖出后给提成。可远水解不了近渴,想要等到颖颖开单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。

被逼无奈之下,我把自己的一个游戏账号挂在网上出售。这可是我好几年的心血啊,花了我多少个日日夜夜才成就的,若不是山穷水尽,无论如何我也舍不得呀。

最终,我的账号卖了5000元,解了燃眉之急。

5

当第一个月的搬运工资拿到手时,我的两边肩膀和手掌,没一处是好肉。我哭了。但我不是因为疼而哭,而是因为啃老这么久以来,第一次凭自己本事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钱,真可谓是血泪与汗水的结晶。

下班后,我特意给颖颖买了几个她最爱吃的橙子,又给女儿买了个毛绒玩具。本想买个学步车,但嫌贵,放弃了。

颖颖也很开心,一边埋怨我怎么可以乱花钱,却掩饰不住满脸的笑意。

她将玩具递到女儿手上,开心地说:“宝贝,看见没有,这是爸爸给你买的。爸爸最疼欣然了。”

我在一旁不禁湿润了眼眶,花自己赚的钱的感觉真是不一样,虽然少,但让我有了巨大的成就感。我突然对爸妈的做法有了一些理解。

干了三个月的搬运,加上颖颖做微商挣的千儿八百,还有妈妈的退休工资卡上的钱,我俩省吃俭用,手上总算有了点结余。

考虑到干搬运并非长久之计,我还是决定找份专业对口的工作,否则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。

正好人才市场有一场招聘会,我决定去碰碰运气。站在人才市场的招聘大厅里,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我只感觉两腿发软,心里一点儿底气都没有。

好半天,我才鼓足勇气,凑到一个没有应聘者的展位前,恭恭敬敬地将简历双手递到负责人的手中,结结巴巴地说:“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那个女人满有兴致地接过我的简历,刚扫了两眼,就一脸不悦地丢在桌上,鄙夷地说:“麻烦你看好招聘条件再说。”

我尴尬地拿起简历,这才仔细看一旁贴着的招聘信息,在“求贤若渴”几个大字下,罗列着很多岗位,待遇大多为四五千元,可要求的学历最低也要“211大学毕业”。

我红着脸退了出来,开始挨个寻找其它适合我的工作。转了一上午,我却一无所获,手里捏着的一份简历已经被汗水浸湿了。

但此时的我,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只知往后退的怂货。为了女儿,我必须得内心强大起来。我喝了口水,吃了点饼干,打算换地儿再接着找。

这时,一个男人探头探脑地凑了过来,笑着说:“您好,我观察您好久了。您是学计算机的,是吧?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儿工作?”我一愣,第一反应是遇到骗子了,不由加强了戒备。

见我没说话,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们就是一个小图文社,设计前两天辞职回老家了,现在急缺人手。

我们也没那么多钱买摊位,老板让我来这儿转转看,我觉得您挺合适的。就是工资呢,低了点儿,试用期一个月两千二,不知道……”

“我愿意。”我打断他的话,很干脆地说。受了一上午打击,现在终于有人认可我,那一瞬间,我的眼泪差点儿没滚落下来。

上岗后,我发现这家图文社规模不大,但胜在大学里面,所以生意很多。说是设计,其实工作很杂,打印装订、光盘刻录、设计喷绘……客户有什么需求,我们就得满足。

更要命的是,老板是个完美主义者,一项工作达不到他的要求,就得不停返工;有些客户毛病还挺多,挑三拣四地让人无法忍受。我几次想拂袖而去,但想到嗷嗷待哺的女儿,还是咬牙忍了下来。

况且,没有了爸妈的撑腰,我哪里还有摔门而去的资本呢?

6

我更努力地工作,慢慢获得了老板与同事的认可。试用期结束后,老板主动给我每月加了一千块钱的薪水,如果能主动拉来业务,还有提成拿。

我高兴极了,突然很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爸妈,想要骄傲地告诉他们:“没有你们,我一样可以自食其力!”

可是, 他们现在在哪儿呢?不会真的躲着一辈子不见我吧?

此时已经临近2021年春节,爸妈还是没有消息,但我妈的工资卡上除了正常的退休金,突然多出一笔五千元的存款。

我知道,这一定是爸妈存进去的,但我已有了足够的底气,来养活妻儿。

我再度拨通了大哥的电话,没想到他竟然对我的现状了如指掌,“听说,你工作很努力,老板还给加了薪。我真的替你开心,好好努力,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

这是我第一次获得大哥的肯定,从前他不是骂我寄生虫,就说我是巨婴。我再次问他关于爸妈的情况。面对我的追问,大哥只说让我放心,他们一切都好,而且一直都在关注着我。

“等你真正独立了,他们会回来的。”有生以来第一次,我们哥俩平心静气地长谈了很久。大哥说,他其实并不是不喜欢我,只是觉得爸妈的教育方式把我毁了。

“别埋怨爸妈,他们很爱你,只是身体越来越不好了,害怕有一天不在了,你没办法生存,才想出这个办法,狠下心来逼你独立。”大哥温和地说。

“我明白,告诉爸妈,我知道自己错了,我会接他们回家的。”我含泪保证。此时,我终于彻底理解了父母的苦心,他们不是不爱我,这么做完全是被逼无奈,但却又是最深沉的爱啊!

7

因为做事用心,对待每项业务都非常认真,我赢得了很多客户的认可。不久,我在一位客户的引荐下,去了长春一家规模较大的广告公司做设计,待遇提高了很多。

而此时的我,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破釜沉舟式磨砺,已经能够比较轻松地处理好工作与人际关系了,很顺利地通过了试用期。

2021年6月,我把颖颖和孩子也接到了长春。颖颖也合计着,等欣然再大一些,送幼儿园后,她就去找份工作。

我俩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,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给欣然一个幸福的生活。

我开始更拼命工作,抢着加班、接任务,只为赚更多钱。

2021年10月,考虑到这份工作的发展潜景还不错,我卖掉吉林市的房子,加上自己这段时间努力工作赚的钱,在长春首付了一套二手小三室的房子,然后给大哥打去电话,郑重向他索要爸妈的住址。

这一次,大哥很欣然地告诉了我。原来,爸妈卖掉房子后,听从别人的建议,去了山东乳山生活,那边生活成本低,空气好,最适宜老年性疾病患者疗养。

不过,爸妈始终放心不下我,担心我万一真的活不下去怎么办?大哥便一直给他们宽心。

颖颖开始做微商后,他们在大哥的提示下,重新办了一张电话卡,以买家的身份加了颖颖的微信,这样随时能知道我们的动态。

当他们翻到颖颖在朋友圈晒出的我当搬运工留下的“勋章”时,心疼极了,连忙要大哥帮他们买票回家。但大哥再次劝阻了他们,告诉他们如果不坚持下来,前面的努力就真的白费了。

但他们还是担心得夜夜睡不好觉,总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绝情了。后来,还是我妈灵机一动,买了一套颖颖卖出的化妆品。

我把时间一拨拉,这正是颖颖卖出去的第一单啊!当时,她高兴坏了,正是这一单给了她极大的鼓励和勇气!

“你知道吗?当你发朋友圈宣告自己独立了的时候,爸妈有多开心吗?他们大半夜给我打电话,激动地说了好几个小时。”大哥感叹地说。

我听了鼻子发酸,感觉惭愧极了,自以为抛弃我的父母其实一直陪在我身边,而我,还曾因为他们的逃离而心生怨恨。

我真是一个不孝子!

挂掉电话,我与颖颖带着孩子立刻启程,去乳山看望父母。一年多未见,感觉父母好像苍老了许多,又或许是以前我从未真正关心过他们。

得知我全凭自己的力量,把妻儿安排好好的,还自食其力,我妈激动得抱着我,用力拍打着我的后背,流着泪不住口地说:“我的明浩终于长大了!”我爸则背过身去,偷偷拭了一把泪。

当我提出接他们过去和我们一起住时,爸妈拒绝了。我深知,这一定又是大哥出的“坏”主意!

但是,没有关系,来日方长,我有的是时间证明自己!

购买排寒工具请扫下方二维码,或  直接点这里,也可以加微信zhdhtv转帐。

3 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