鼻咽癌中期的我,最终用这个方法康复了

图片

我叫辜慧琴,来自湖北仙桃一个普通的家庭。

2005年,父亲感觉眼睛越来越看不清楚,我就陪他到武汉协和医院检查。医生说父亲眼睛里面长了肿瘤,要做手术把眼球摘掉,而且越快越好。这个诊断结果犹如晴天霹雳,我一下子就蒙了,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回到家,经过家人商量,最后选择了进行手术治疗。

我每天在家不是哭就是发呆,看着爸爸手术后的样子,我心疼地对家人说:“要是我能替代爸爸的痛苦,就让我给他分担些,免得他一个人难受!”这时候我妈妈马上过来说:“呸!别瞎说话,这么口无遮拦。”

哪知这只是噩梦的开始。

2006年,父亲的身体慢慢恢复了些,我心里的痛苦也减轻了。

这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总是提不起精神来,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长了两个小包块。起先我也没在意这些,直到有天晚上睡觉之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发现突然长大了好多。

第二天,先生带着我去医院检查,诊断结果再次让人感到天崩地裂——鼻咽癌中期。我失声痛哭,绝望地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。医生只是安慰我说这个病很常见,只要我好好配合治疗,还是有很大的希望好起来的。

爸爸因承受不了这样的噩耗,又倒下了,嘴里还不停地说,就是自己没死才牵连了女儿啊!之后爸爸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,滴水未进,一下子瘦了十多斤。先生也一夜之间添了很多白发。

我每天只能进食三分之一杯牛奶,一小口蛋花汤,瘦到了七十斤,头发也一根不剩全掉光,脸上全是药物引起的黑色素沉淀,真不像个人样了。

化疗的药物从我的胳膊静脉直接输到心脏,早上醒来连胆汁都吐出来了。中途我曾因药物中毒昏迷,在清醒的时候,只能无奈地望着天花板数时间,一秒一分,一天一月,啥时候才能走出这段痛苦的日子啊!

春节期间,我向医生请了三天假,由先生带我回了家。

女儿看着我的光头问:“妈妈,你怎么变成‘唐僧’了?你的头发呢?”看着我长大的外婆见了我也不敢相信,往日蹦蹦跳跳的外孙女怎么病成这样了。

虽然病魔给我带来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痛苦,我仍然在坚持着。因为我还有父母、女儿、自己的家,我不想离开他们。有时候我也会埋怨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公平,一家五口人,竟然有两人得癌症。

2009年正月初九早上6点,爸爸坚持到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刻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送他去殡仪馆火化时,我感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苦!写到这里我都写不下去了,边写边流泪,心又开始疼了。

其实至今已有六个年头了,可我总感觉爸爸还活在世上,从没停止过想他。

两个月后,医院又要对我进行手术诊断,我清晰记得自己身上插了至少五根引流管。最后的诊断结果是鼻咽癌肺转移,我又开始“享受”生不如死的折磨了。胸腔里面那根很粗的引流管让我动弹不得,又不能平躺下来,每晚我只能坐着睡觉,鼻腔里面插着胃管也特别难受,总反胃。

最后一次治疗快结束时,我高烧三十九度,三天滴水未进。

妈妈着急地对医生说:“治疗可以结束了吗?再这样治下去要出人命的。”

真是天无绝人之路!妈妈在老家偶然听人说起,只要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就可以解决所有的烦恼和痛苦。于是她走进庙堂,去寻找生命的另一个出口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,在一个大雨天里,妈妈一步一磕头,拜到了仙桃弥陀寺,为她的女儿做最后的努力!

受尽折磨的我在彻底绝望时,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把一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时刻挂在嘴边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就这样,我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!

众多朋友都说我是个奇迹,但我认为是阿弥陀佛救回了死亡边缘的我,给了我生命的延续!

如今,那段炼狱般的日子已经过去五年多了,我的身体是一年比一年好!治疗的后遗症在逐渐改善,家里人的喜悦无与伦比。所有这一切都是阿弥陀佛的慈悲加佑!此生真是有幸能称念阿弥陀佛,并学习佛法。

通过学佛念佛,我知道了该怎么爱自己、爱家人、爱世上所有的生命。我相信以后的人生会有阿弥陀佛一直在陪伴、在呵护!

我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。

购买排寒工具请扫下方二维码,或  直接点这里,也可以加微信zhdhtv转帐。

3 阅读